娱乐无极限之“康熙来了”


ʱ䣺2019-08-12

  电视已进入分众市场,在台湾连续剧一般占据晚上8点-10点的时间段,10点后属于上班族时间。而《康熙来了》,正是小资类观众的最爱。

  “蔡康永跟小S分开不一定最好,但合起来就是恰恰好。”这是台湾“电视教父”王伟忠对旗下爱将的评价,蔡康永和小S徐熙娣担当主持的著名娱乐谈线期,伯乐心水高手论坛61377。这个评价也可作为对节目的经典注解。

  《康熙来了》,这个并未在内地落地的电视节目,正通过另一种形式(网络视频)在大陆青年人群中广为传播。如果自诩时尚的你居然不知道“康熙”——当然不是那个小玄子皇帝啦,那么,你真是完完全全地out(落伍)了。

  在大陆开创财经脱口秀,策划制作了《波士堂》、《上班这点事》的杨晖认为,和所有成功的电视节目一样,《康熙来了》赢在“娱乐精神”。但也有资深文化人士对《康熙来了》很不以为然,扔下一句:不就是赢在“打情骂俏”嘛!

  2008年2月25日,《康熙来了》的主题是“小S生完第二胎啦”,这个近似欢呼的古怪标题,叫出了观众的心意,也道出了节目组的共同期待——好似一颗悬着的心在长期等待之后终于有了着落。据说,在小S回来了团圆会记者会上,“中天”电视董事长送上特制锦盒,上面有“中天”联署书,写着“停产一下好吗?求求你们”,里面是一打保险套。如此“惧怕”小S再生第三胎,再次离开节目,可见小S对节目的重要性。

  其实,小S第一次怀孕生产,就对《康熙来了》带来巨大冲击,当时她停止主持7个月,《康熙来了》更名《康永当家》,由蔡康永独当一面,其他一众女明星配合代班主持。但是无论是主持同道阿雅、大S、杨丞琳,还是临时客串的林心如、贾靖雯、Selina(S.H.E.之一),和康永的默契程度都不如小S,节目的精彩程度也大打折扣。所以,当传来小S又怀上第二胎的消息时,蔡康永也露出倦态,希望索性暂停节目,在中天高层强力挽留下才同意继续“当家”。

  还好,这次小S前后只请了4个月的假。王伟忠说,当时他劝小S晚一点“回家待产”,“我对她说,孕妇一边怀孕一边工作很正常,这个节目的许多观众是跟着你一起成长的,每天晚上让大家开心,这其实也是种福分”。结果,大肚子小S在荧屏上坚持到了怀孕8个月。离开4个月里的代班主持特别是Selina再次遭到铁杆粉丝的抨击,除了冒出一个搞怪的陈汉典(当然他不是女生),其他女主持丝毫不能对小S的“头牌”地位造成威胁。难怪复出后的小S要偷笑,给你们机会,你们都不会红啊。

  对于小S,王伟忠最有发言权了,是他一手把小S挖掘出来、并安置到主持人这个最让她如鱼得水的行当。小S的搞怪本领在《我猜我猜我猜猜猜》里面就显露无遗,但是《我猜》的主角永远是吴宗宪,这不是为小S打造的节目。但《康熙来了》是为她度身定制的。

  王忠伟回忆4年多前节目初创:“策划节目有两个方向,一个是节目内容,一个是主持人。我们那时想做一档明星私访的娱乐谈话节目,要找两个主持人,跟明星熟,聊起来没有障碍。我们想到了小S和蔡康永,小S无厘头,自由直率,而蔡康永是书生型的,有文化深度,这样两个人凑在一起,这么奇怪的组合,会产生怎样的化学反应呢?”节目一开始叫“奇怪的10点钟”(因为在10点档播出),一个礼拜后,就发现他们两个的默契非常好,珠联璧合,于是节目的名称就取两个人的名字各一个字组成——康熙来了,这就成了一档以主持人为核心而非内容为核心的节目了。因此,王伟忠觉得,这档节目非但不能缺少小S,没了蔡康永也不能成立,“康永包容,小S大胆,配合得恰到好处。去掉一个就不行”。

  “康永比较中性,女孩一般都有中性的好朋友,无所不谈,所以明星与康永谈私生活不觉得别扭,他们可以擦出火花。”王伟忠确实道出了蔡康永在《康熙来了》中成功的密码,蔡康永出身名门,读贵族学校,拿美国的硕士学位,原本应该与明星很有疏离感,但不知为何,明星跟他在一起都心甘情愿说出自己的私隐,可以触及灵魂深处的喜怒。或许这就是王伟忠所说的“中性”催化剂吧,明星们都爱上这档节目,觉得轻松有趣。

  小S则是最“敢”的,敢说,敢做。女明星上来,她要跟人比魅力,1米60的高度还要与林志玲比“猫步”;男明星上来,则无一例外要遭到她的“调戏”,连,她都敢“吃豆腐”,而一般代班主持,根本豁不出去,也没有她那么率真自然。“康熙”两人,小S总是装“贱”,在前面冲杀,而康永则是守门的,幽默冷静,时不时撩拨小S一下。“好了,小S,让你摸(抱)一下吧”,康永经常静静在旁观看,然后这样唆使,小S就好似半推半就其实是欢天喜地地上去做了。而在《康永当家》里,蔡康永有时仍不由自主扮演这样的角色,可是那些代班女主持却不肯像小S那么主动。

  2004年1月5日,《康熙来了》开播第1期,请来的嘉宾是李敖,10天以后第2期来上节目的是吴宗宪,然后是当时的红人许纯美、陈文茜。许纯美被叫作“上流美”,是台湾话题女王,据说台湾人流行把“上流社会”这四个字,以嘲讽、戏谑的方式挂在嘴边,起因是一位骨瘦如柴的女子,整天在电视上以一口“台湾腔国语”说“我们上流社会如何如何”——这位骨瘦如柴的女子就是许纯美。陈文茜是台湾政坛女名人,曾是文宣部主任,后来退出,成为电视政治评论员。这些人有个共同特点就是能说,而且都是话题人物。节目之初,立足未稳,找这样的人来做节目是最有收视保障的,而他们也确实开了个好头。

  《康熙来了》创办之初请来的嘉宾有很多焦点人物,特别是政治明星。政治人物上娱乐节目,以2004年3月3日、4日两天播出的《今天不谈政治——连战家庭》算作顶峰,当时连战是主席,即将参加当年的台湾“大选”,上《康熙来了》虽然“不谈政治”,可仍然是另一种“政治秀”。连战夫妇和儿子都上了节目,小S在节目中询问连战穿的内裤式样等问题,现场哗然,却也让一向给人刻板、不易接近印象的连战表现出了前所未有的亲切感,效果很好。据说得知连战要上《康熙来了》,阵营立刻在另一家电视台安排了一场与台湾“七年级生”(相当于“80后”)的对话,并且指定要跟连战的节目同日播出。这场政治人物电视秀比拼的结果是:连战的节目以1.29%的收视率击败了的0.52%收视率——超过一倍的人选择看连战的“四角内裤”!《康熙》也迎来了第一个收视高峰。

  虽然,政治人物更吸引眼球,但是,政治明星毕竟不是《康熙来了》的主流,每天一期的频率请不到那么多政治人物,而且也不能像《全民大闷锅》(王伟忠策划的另一档谈话综艺节目)那样可以叫人模仿扮演时事人物。所以嘉宾资源稀缺是《康熙来了》后来改走纯娱乐明星路线的主要原因,当然另一个原因笔者猜测是过多涉及政治会给一个商业电视台带来麻烦,王伟忠在接受《新民周刊》专访时也说,今年是台湾“大选年”,太复杂,不想介入。4年前也是“大选”,《康熙来了》介入了,获得了收视率,但是最终没有获得选举,4年后,《康熙来了》选择不再介入,这本就颇耐人寻味。有必要提一下的是,连战之后再上《康熙来了》的政治人物,最有影响力的是和。连战那一档节目的成功让“”耿耿于怀,2005年6月7日,特地在自己生日当天上《康熙来了》,在节目中,她也学习连战不谈政治只谈生活,甚至透露自己曾经注射过肉毒杆菌以消除皱纹,这可以看作是《康熙来了》在“蓝”、“绿”之中寻找平衡。2005年8月29日,新任主席、台北市长上了《康熙来了》,小S全家都是“小马哥”的粉丝,不仅小S数度“亲近”,连徐妈妈都上台来和偶像拥抱,双方“谈”得非常融洽。不过,这几乎成了大人物上《康熙来了》的绝响,这两年,《康熙》已经与政治绝缘。

  后来的《康熙来了》奉行大明星一人一期或一人两期,比如刘德华、周杰伦、林志玲、谢霆锋等等,小明星则多人一期,如电视剧偶像明星,帅哥主播等等。而小S今年2月复出后,《康熙来了》基本都是做话题,找一些半红不红的明星来聊,只要有故事能神聊,节目照样可以出彩。这或许是《康熙来了》为解决明星资源逐渐枯竭而不得不做的改变吧。

  一般来说,一档节目的生命周期是2到3年,而《康熙》已经做到了第四个年头,其中也经历了所谓的瓶颈期。王伟忠说:“节目肯定不能一成不变,一个阶段之后会碰到障碍瓶颈,就要想办法靠‘变’来突破它。《康熙》1000期是如此,《我猜》做了11年,也是变来变去。”

  《康熙来了》中小S出格的言语和动作,一直是坊间话题,“低俗”之评也不绝于耳,主要的争议来自大陆和网络。

  《康熙》依靠网络视频下载在内地年轻人中流传,是台湾在内地影响力最大的节目之一,连大陆一些演唱会、综艺晚会都想请来“康熙”主持节目。2005年集中引发过两次比较大的质疑,一次是王刚在台湾宣传《铁齿铜牙纪晓岚》,与张国立一起上《康熙来了》,彩排时被编导的问题惹“毛”了,结果不欢而散,王刚回来后猛批《康熙》等台湾娱乐节目低俗,引发争议。另一次是费翔上《康熙来了》,小S突发奇想,剪费翔胸毛网络拍卖赈灾,虽然最终拍得折合人民币37000元,但却遭遇网络声讨。

  实际上,台湾电视台多,频道更多,节目竞争异常激烈,一个节目要长红不衰,必须得搞点新花样,要“另类思考”。娱乐节目为迎合观众低级趣味,恶俗倾向严重。吴宗宪曾说,他主持的《综艺旗舰》就因趣味恶俗黄色而停播,后调整改为《综艺最爱宪》。相比较而言,《康熙来了》当中小S虽然风骚露骨,但还是有底线的,王伟忠说:“她表现得那么真,你不会觉得粗俗。”

  虽然,大陆的娱乐主持人也有学台湾主持人风格的,但根本上两边的文化环境不同,所以节目风格还是大相径庭。台湾属于拼命咯吱你让你笑出来,虽然廉价,但总算还有笑;大陆这边,往往是隔靴搔痒,总是不到位,煽情功夫远超过逗乐功夫,可是有几个人愿意陪着主持人掉眼泪呢?

  王伟忠认为,主要是两地对节目和主持人的理解不同。“对观众的态度不一样,台湾这边强调服务个性,我们做节目和主持节目都是为观众服务的,观众需要什么,我们就做什么。大陆的主持人一般来说希望能赢得尊敬,而台湾主持人觉得观众能够喜欢自己就不错了,尊重可以从别的地方获取,不要与观众有距离感。像蔡康永,留洋硕士,放在大陆主持人当中也算高学历了,但他也降低自己,希望在节目中的表达与观众的主流思想合拍。”

  在替小S叫屈、为台湾综艺节目正名的同时,王伟忠也肯定了大陆的同行,他觉得大陆的娱乐节目进步很快,而且投入大,硬件条件好,只是比较严谨,缺乏自由度和个性,所以好看但不好玩。

  踏入电视行当已经30年的王伟忠觉得现在的娱乐节目与过去已经有很大差别——以前老少皆宜,现在特色明显针对性强,但最重要的仍旧是创意。

  从两岸来看,《康熙来了》的忠实观众都是25-40岁的职业女性,这并不是看电视的最主力人群,但却对它的传播影响力很有帮助。王伟忠说电视已进入分众市场,在台湾连续剧一般占据晚上8点-10点的时间段,10点后属于上班族时间。而《康熙》,正是小资类观众的最爱。

  碰巧的是,要做财经版《康熙来了》的财经脱口秀《波士堂》,经调查收视人群主要也是25-40岁。策划人杨晖认为,明星资源、毫无顾忌的表达方式和“康熙”组合是《康熙来了》成功的“铁三角”。而《波士堂》里的观察员就担任了小S不知轻重、率性而为的角色,加上明星企业家,主持人与嘉宾多维度的访谈,完成了风格化的节目。“娱乐精神”而不仅仅是娱乐本身,是节目取胜的关键。

  事实上,虽然《波士堂》、《上班这点事》是卫星转播,但仍有很多粉丝是通过网络视频下载来收看节目,杨晖经常会看到一些年轻观众在博客上的点评,让她很感动——竟然有人看了电视后还那么认真地写观后感!她感到,现在的电视正全面进入TV2.0时代,脱口秀与网络社区很相像,传统电视向互联网学习,掌握互动体验就能把握收视命脉。王伟忠也说,最好的节目还是要讲人的互动。

  “以用户为中心、个性化、互动、诉求精准,这些用来形容Web2.0特点的词语,完全可以移用到TV2.0上。80后一代是伴随着互联网成长起来的一代,成功的电视节目必须具有互联网特征,符合年轻人的表达方式。”杨晖说,“这是一次电视观念的革命。”

  是啊,当网络视频下载的传播方式变得越来越重要的时候,谁还去在乎瞬间的收视率呢?一个节目的影响力可能更体现在网络上而不是收视率上,也许到了所有人都该变变思路的时候了。(撰稿·钱亦蕉)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香港最快开奖结果直播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